瑷霖文化,弘扬汉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769|回复: 0
收起左侧

追寻汉常山郡元氏故城

[复制链接]

21

主题

22

帖子

309

积分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09
发表于 2017-8-12 01: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追寻汉常山郡元氏故城来源于:《华夏文明》2016年第06期  发表于:2016-7-18

马利清
2015年初,笔者见到《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1]考古发掘报告。这个报告由科学出版社于2014年12月出版,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资深学者张春长研究员和青年学者魏曙光主持了发掘并完成了报告的撰写。整书装订中规中矩、朴实无华,行文简明流畅,线图、图版制作精良。报告中,刊布了2009—2010年度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城南的汉代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的发掘情况,全面公布了126座墓葬及随葬品以及少量陶窑等出土材料,清晰展现了河北腹心地区汉代文化的特点,从墓葬形制演变、随葬品的细致分析,到严谨的分期断代,配以详细精美的图表、图版,仅此就已经是一部完备的考古发掘报告了。然而,读完这部报告,感觉其容量绝不仅此,作者的研究意向也绝非就此止步。报告中,所有对墓葬材料的描述和系统研究,仅仅是为作者找到一把开启古老城门的钥匙。在墓葬探索之旅行进的同时,作者已经引领我们开启了新的一轮对墓葬主人的家园的追寻。作者以南程墓地为线索,通过对100多座墓葬详细资料的梳理,对2000年前的死者的造访,试图还原这个人群对于自己死葬之地与生居之所的所做的设计和安排,引领我们追寻这些死者曾经生活过的共同家园——与墓地相距不足2公里的汉代常山郡元氏故城旧日的面貌。这座北方重镇,两千多年来历经征战、兴盛、繁荣与没落,早已淹没于漫漫历史长河之中,几乎被人们彻底遗忘。而“常山赵子龙”的种种传说却在当地民间广泛流传。作者以考古学者专业的视角,从考古调查、发掘和文献记载的零星的资料出发,将墓地的发掘置于城址的研究之内,仔细梳理、谨慎推断,揭开了荒废已久的古老城市的神秘面纱的一角。故其意义已经超越了一部普通的、纯粹的墓葬发掘报告。
常山郡元氏城,是两汉时期在河北地区兴起的一座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地方都邑。其肇兴于战国末期赵孝城王十一年(公元前255年),城元氏,县上原。汉高帝三年(公元前206年),经过西汉初年多次争战之后,汉高帝移恒山郡治所至元氏,开启了元氏作为郡城的辉煌历史,这座在河北兴起的新型城市,成为西汉政府控制幽冀的重要据点,为西汉稳固幽冀、震慑北疆起到了重要作用,从而为汉王朝的大一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晋常山郡治由元氏又迁回真定。至隋开皇6年,移元氏治至槐阳。元氏故城历经800余年的繁荣,而后千年以来被淹埋于废墟瓦砾之下,隐没于山村阡陌之中,少有问津。正因为此常山郡故城后代破坏较少,地面仍可见数千米残存的墙体,除部分城墙被毁外,城内遗迹并未遭受大规模破坏,较为完好的掩埋于地下,可以预想其保留了汉代郡城的基本形制和布局结构。2006年常山郡故城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水北调工程规划中正好途经该遗址,在前期勘测中,国家文物局到故城村调研视察,并几经努力,使南水北调工程得以改线,在几百米外绕城一周,完好地保护了城址范围。借此机会对元氏古城周边2000米范围内进行了调查,共发现15处的遗址和墓地,并对在渠线范围的7处遗址进行了发掘。
《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将墓地与常山郡故城结合起来,将墓地置于常山郡城的研究之中,进行系统考察,墓地以西汉中晚期最为繁荣,循着墓地的兴衰演变的线索,可以勾勒出常山郡故城的兴衰历程。《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第一章的绪言部分是这一研究成果的集中体显,也是这部书的精华部分。此章节对常山郡的历史沿革、常山郡元氏及其周边的调查情况进行了描述。以聚落考古的思维对常山郡故城进行研究,关注时间维度的演变和空间维度的布局,以现有的考古学材料对常山郡故城进行综合分析研究,对元氏故城的发展轨迹进行了概括总结,对元氏城繁荣兴盛的背景和原因进行了深入的剖析,作者检索先秦文献相关记载,提出自商代以来沿太行山东麓就出现一条南北大道,战国时期,以赵国邯郸为中心,已形成交通网络,元氏故城就处在“北通燕、涿,南有郑、卫的大道”上,是扼守出台行通向邯郸的咽喉,具有重要的军事意义,而秦汉时期对封龙山和大茂山(古北岳恒山)的频繁祭祀活动,促使了这座城的兴盛。元氏的几通汉碑《祀三公山碑》、《三公山碑》、《白石神君碑》等均对当时的祭祀盛典有记录。报告就目前调查和发掘掌握的情况,对常山郡古城及其周边2千米内共发现和发掘的东北遗址,小留遗址,赵村东、西、东南遗址,东郭庄东、西、西南遗址,北程、南程遗址、墓地,东贾村北遗址,殷村遗址、墓地,龙正遗址等15处遗存进行了介绍,对地层关系及出土砖、瓦、瓦、陶片等进行了描述,对城址的布局形成了初步认识。常山郡只有内城没有郭城,在南城墙南发现汉代遗址密集,有明确的作坊遗址(北程遗址),说明城外承担了部分郭城的作用,而遗址区域再往南,即为墓葬区。这一布局,对于没有郭城的城址应当为一种普便模式。尽管对于一座千年古城来说,以现有的材料积累进行研究,结论可能并不全面,然而毕竟揭开了常山郡研究的序幕,为了解常山郡的物质文化提供了可贵的第一手资料,加深了对元氏故城的了解和认识,值得称道。
这个报告将南程墓地作为元氏中心聚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来考察。墓地的发掘与研究也是聚落考古的重要内容,大型墓地对于大型聚落、城市的意义尤其重要。《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公布的126座墓葬资料为2009—2010年配合南水北调建设项目的发掘,南水北调中线渠线虽然绕开了元氏故城,但是渠线在元氏故城东侧由南向北穿过,给了一次从外围对元氏故城进行解剖的机遇。南程墓地位于今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城西北8.5公里,北距汉常山郡元氏故城遗址1.6公里,处于殷村镇南程村与陈郭庄村之间。在此区域内分布大量的两汉时期墓葬,目前已发掘的有三处。A处为石武铁路客运专线沿线发掘的南程墓地,分为四个亚区,共计发掘66座墓葬。B处为南水北调的南程墓地北段,在A处之西150米。共计发掘汉墓126座。C处为南水北调南程墓地南段,在B处之南300米,共发掘墓葬30余座(由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发掘)。
《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发掘报告的第二章、第三章分别介绍墓地概况和发掘经过以及126座墓葬的墓葬分形详细资料。南程墓地分布面积非常大,墓葬分布密集,打破关系很少,形制多样,达四个大类11型之多,以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最多见,也有带斜坡墓道或竖井墓道的洞室墓、砖室墓,引人瞩目的是发现较多以石板或石块构筑椁室的现象,作者提出与当地靠山多石的地理环境密切相关,恐怕尚需更进一步的资料加以研究。时代基本属于西汉中晚期到东汉初期,墓葬规模均不大,以单人葬为主,有夫妻异穴合葬,以北向为多,也有东向和少量南向、西向者,从随葬品数量种类看,陶器为大宗,主要有罐、壶、盆、豆等,一般常见三五件陶器和少量铜钱。应属于常山郡元氏故城的平民墓葬区。《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刊布了此次发掘的元氏故城的平民墓葬的完整资料,是继高庄汉墓(西汉常山王墓)的发掘之后常山郡遗存的一次重要发现,并且从类型上对常山郡的墓葬类型进行了全面补充,对126座墓葬进行的细致的分期,建立起了河北中南部汉代墓葬的年代序列,可以说这部报告是对河北中南部汉代墓葬的一次总结,对研究河北中南部平民墓葬的特点和演变具有普遍意义。
秦汉城市形态对先秦城市形态既有继承又有发展。从宗法分封制下具有相对独立性的邦国城邑筑城以自守,到大一统帝国都城开放式格局及全国性郡县城市网络的形成,这是从先秦城市到秦汉城市的一个质的变化。这些变化都昭示着中国古代社会结构上的一次划时代的变革,中国古代城市的发展也由此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2]。因此秦汉城市特别是郡县级城市的形态研究具有重要意义。目前秦汉城市考古主要围绕两京长安和洛阳展开,而对地方郡城展开的发掘与研究方兴未艾。元氏城肇事于战国时期赵国县城,兴盛于汉代为一郡之治所,延续时间长,保存状况好,可以作为汉代地方郡城的一个标本,研究先秦两汉郡县制度的典范。对其形制的研究,对于理解汉代郡县制度、汉代地方城市功能与作用,将有重大的学术意义。《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认识到南程汉墓在早期继承和保持了战国时期赵文化的特点,直到西汉中期晚期汉文化的因素才出现,说明了文化基因传承的稳定性和文化发展的滞后性具有普遍的意义,同时可以说明汉代河北文化的面貌,从而有助于在更深层次上解读河北历史,解读河北在中国古代文明进程中的地位与作用。《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开启地方郡级城市研究的新篇章,也为未来的田野工作指明了方向。甚可期待在不久的将来,有关常山郡城址的研究有望实现较大的突破。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南程墓地的发掘,虽然属于为配合基本建设而开展的考古发掘工作,但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发掘团队以一贯的积极主动的精神、认真负责的态度,投入与主动项目同样的热情和精力,他们不满足于仅仅完成工作任务,而是怀着忠于科学的执着与信念,不断延伸和扩展研究的触角,不仅仅提供给读者一部规范合格、资料详实的墓葬发掘报告,而且将墓地的考察研究置于常山郡元氏故城的广阔背景之下,给予墓地更丰富的内涵和外延,从而让考古对象能讲出更丰富更生动的故事。报告执笔人张春长研究员,几十年如一日致力于考古一线工作,主持发掘了元中都遗址,并执笔撰写了大型考古发掘报告《元中都》,近年又发掘了影响巨大的曲阳田庄唐末五代藩镇首领大墓(疑为安禄山墓),他以一贯的对待主动项目的严谨认真的态度,作配合基本建设项目,这是当代考古工作中必须要完成了的转型,是一个优秀的考古工作者在新的历史时期必备的职业道德。近年,配合基建的大型考古项目在全国各地纷纷展开,赶工期、凑数量的草率作风、粗制滥造的报告甚至无限期拖延出版报告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发掘报告的作者对考古事业的挚爱、忠诚,对工作的认真、严谨、甘于奉献,堪称考古工作者的榜样。像《常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这样经过认真打磨、凝结了作者的心血的潜心研究之作,值得向广大考古、文博工作者推荐。
注释:
[1] 张春长、魏曙光主编:《长山郡元氏故城南程墓地》,科学出版社,2014。
[2] 许宏:《先秦城市考古学研究》,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
(编辑:瑷霖文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版权所有:瑷霖国际传媒|闽ICP备17017018|手机版|www.ailinwenhua.com

GMT+8, 2019-10-18 04:08 , Processed in 0.077191 second(s), 3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