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霖文化,弘扬汉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3|回复: 0
收起左侧

霖江南都市情感小说《惑红尘》

[复制链接]

45

主题

47

帖子

321

积分

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21
发表于 2017-11-23 11: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ilin 于 2017-11-23 11:10 编辑



  第一章  偷欲  


                                                                                                                       第一节

    一
  这段时间对于梓涵来说,瞬间即逝,犹如沙漏。她想起了玉霖,无论有什么结果,也要理智的去面对。茫茫人海中,遇见你想要遇见得人能有几个?可是自己,还有回旋和思考的余地吗?她不想错过,试图努力的去握住,珍惜。可现实的残酷让她的爱显得那么脆弱,那么孤立无助,很累,是心累。她虽然明白,真心的付出也不一定是属于自己的幸福。
  夜很静,偶然有一两声鸟叫,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她耸了耸肩,很累很累。但脑子里突然一闪,一个影子不自觉地,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
  每当他的影子出现,梓涵都会情不自禁,她断了线的泪珠,从苍白的脸颊,缓缓的滚落。顺着嘴唇、白皙的脖子,然后、没入胸前的衣服上,晕湿……。
  人生很多偶然,遇到玉霖前,梓涵的生活很平静。她和许正阳是大学同学,在双方父母不是很情愿的情况下,走在一起的,这种勉强,为往后的生活埋下了灰色的苗子,埋下了隐患。
  很快,两个人结婚了。开始,许是新鲜感吧,生活还算可以。一年后,随着儿子的降生,还有整天忙于工作几乎不见踪影的许正阳,那份新鲜的棱角,被时间打磨的消失殆尽。一些小事,在磕磕碰碰中慢慢积累,越来越多,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闺蜜劝她说,生活中谁还没有一个拌嘴的时候,更何况是夫妻!
  积怨深了,终会爆发的,而这次的导火索,竟然是梓涵的妈妈。姥姥来看外孙,理所当然,而奶奶对孙子的宠爱更是无以伦比的,为了孙子经常数落梓涵,什么奶粉太热太凉了,什么尿不湿换的不勤快了等等等等。
  俗话说隔辈亲隔辈亲,隔辈的感情简直是无法比拟的溺爱,不容孙子受一点点委屈,哪怕是自己凭空想象的。于是梓涵妈妈难免有些生气,唯恐女儿受了委屈,她不直接和女婿说,整天在梓涵耳边絮叨,这不行那不成的。梓涵本来就是个直性子,可能也有生孩子的原因,使她更加变的情绪化了,把矛头直指老公。一边是老婆,一边是母亲,许正阳也很无奈,他很孝顺,妈妈一个人把他带大很不容易,老婆嘛哄哄就过去了。他越是这样,梓涵越气,经常没事找事。
  “老妈是长辈,再说那么大年纪了,能给我们带孩子已经不错了,你多担待点吧,有什么火别藏着,冲我来就行,不然会变丑的。”许正阳微笑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床前。
  “我妈没有给我们带孩子吗?”不屑的梓涵哼了一下,转过身去。
  日子还得继续,但许正阳的桥梁作用和沟通方式,渐渐的失去了效果。梓涵觉得,老公的行为,简直让她无法忍受。
  靠着以前积累的资金,两个人成立了一个家装公司,也是为了节省租金,选择了一个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已经忙活了半年,公司刚入正规,许正阳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回家都是很晚。虽然很累,但看着可爱的儿子,也就无所谓了。可老婆的指责和不理解,让他有时会突然萌发不想回家的念头。公司的事已经够烦,回到家里还要听老婆的唠叨。后来干脆少说话多做事。对梓涵来说,觉得老公对她冷淡了。时间长了,她逐渐的也变的冷淡了,感觉生活根本不像婚前想的那么美好,变的没有一点激情了。孩子睡的时候,她经常一个傻傻的,痴痴地坐在电脑前发愣。
  “是不是许正阳在外面有人了?是不是嫌弃我了?还是自己有问题?”女人嘛没事总爱胡思乱想。但这个念头一出来,就无法抹灭了,而且被她想象的越来越严重。就算在浪漫激情的夫妻生活时,她也会想:“他会不会趴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
  闺蜜看她,梓涵便把心里一些波动像诉苦一样的讲给她听。梓涵的闺蜜叫秀秀,有着窈窕的身材,披肩的长发和娇媚的容貌,是一个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很放得开的女人,而往往这种女人最为保守。
  秀秀莞尔一笑,走到梓涵面前说:“不是我说,你想那么多干嘛,至少正阳现在还是你啊,再说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像个二十多岁的少妇,都像大妈了。”
  梓涵走到镜子前,拢了一下头发:“有吗?我有那么老吗?”镜子里的她依然风情万种,亭亭玉立。
  “那当然,现在是个看脸的社会。再说了,打扮给谁看的?别的男人吗?肯定不是,是自己爱的人,是你老公,你整天不修边幅的,那还有以前班花的魅力了?要是我也迟早不要你这个黄脸婆。”
  沉默中梓涵在客厅的沙发坐下,端起一杯水。透明的玻璃杯上映出她精致细嫩的瓜子脸。宽大的睡衣领子处露出白皙的肌肤。
  “谁都和你一样啊,就知道迷男人,到现在连个正经对象都没有,整天疯来疯去的,赶紧找个人嫁了吧,要不,就变成豆腐渣了。”
  “你懂什么啊,这就叫魅力,也是媚力,我先享受生活,等差不多了再说。”梓涵的话让秀秀笑得花枝乱颤。秀秀特别的自信,事实也是如此,在梓涵印象中,秀秀的身后从来没有缺少过男人。男人不是就喜欢这种狐媚的女人吗?但自己老婆狐媚点就受不了了。
  “没工夫和你扯,是不是又失恋了?”每一次失恋后,秀秀都会跑到梓涵这里,痛骂着王八蛋男人,然后说男人的的种种不是,种种滥情。咬牙切齿地说着,再不去受那男人的骗。梓涵知道,骗人的,其实不是男人,是自己的心。




“秀秀,我想见一个人。”梓涵犹豫不决的问。
  “什么?你要见网友?疯了吧你?”听到梓涵要见玉霖时,秀秀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瞪大了眼睛,如同陌生人一样地看着梓涵。然后痴了一会:“都什么年代了,见网友,你傻了吧!亏你还是九十年代的新女性,怎么还玩起网恋这么低级的游戏了,搭错神经了?”
  “不是网友,是……他人不错。”梓涵争辩着。这半年来,梓涵发现自己越来越迷恋有玉霖陪伴,玉霖不上网的时候,她就反复地看以前的聊天记录,电脑屏幕上出现的一个个字,勾起一片片的回忆,也散落了一地的相思。
  “男女之间还不是那么回事,能有什么差别。你对男人了解多少?告诉你梓涵,我见过的男人多了,男人的骨子里都写着一个字---色!”秀秀一屁股坐在茶几的地毯上的,雪白的大腿孤线很诱人。
  “不,他不会的,他......”其实梓涵对于网络上这样的恋情也是不敢轻信,可能是在生活中压力太大,也许是压抑太久了,这让她对玉霖的人品有些盲从。
  没等她说完,梓涵就忍不住了:“好人不是写在脸上,坏人也不会自己满世界宣布,梓涵,你太单纯。”
  梓涵没有作声,心里却是在辩解,你不知道,一辈子能遇到一个知己那是多少年才修来的啊。
  那是个下雨的晚上,视频聊天。第一眼看到玉霖,他举手投足间都会有丝迷人的感觉。在那一刹那,她知道了自己致命之处。一个成功的男人,特别有一定文化内涵的男人,注定是她命里的克星。而玉霖并没有在意,他有意无意的看着对面的一个长发女子。并不知道,这个穿着睡衣依然风情万种的女人就是梓涵。
  后来,经过一次次的聊天,视频,也就很自然的互留了电话。虽然每次的美好时间都很短,但也足以让对方愉悦了。再后来,也通过几次电话。而昨天晚上玉霖给过梓涵打电话,周末了,想一起玩,问她方便不。梓涵想也没想的就欣然接受了。
  虽然秀秀劝了梓涵很久,但她还是如约而至。见面之后,一切都出乎想象,并没有显得陌生,在江边公园玩了一下午,两个人感觉饿了,就商量着找了一家饭店。然后边吃边诉说自己的家庭情况和阅历。好像一切都很默契,在吃好饭之后,梓涵就挎着玉霖的胳膊一起走出了饭店,像情侣一般,可能刚才的红酒有点迷失了吧。
  出租车上,细细的风吹拂着梓涵长长的秀发,梓涵偎依在玉霖怀里,心里莫名的惬意。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车窗外的马路上冷冷清清的。听着玉霖的心跳,梓涵的眼睛渐渐有点迷离。
  “送你回家,还是去我哪里坐会?”玉霖轻声问她,呼吸暖暖的吹在她的耳朵上,梓涵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烫。
  也不知道在玉霖问的第几次,梓涵终于听清楚了,她恍然失措的说:“去哪里都行,……算了,时间很晚了,还是送我还是回家吧……。”声音细小如斯,只有她自己听得到。当说完这些话,发觉玉霖没有反应。她扭着白皙的脖子,抬起头了瞥了一眼玉霖。却发现玉霖那双迷人的眼睛正盯着她。
  “那,去我哪里坐会吧,一会再送你回家。”玉霖的那低厚带有磁性的声音让她根本无法抗拒。她简直不该相信,自己竟然不会拒绝。这是她除了她的老公之外,对第二个男人所独有的感觉。而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还有点陌生。
  从上楼到开门梓涵头脑都是一片空白,好像一只猫一样被拥抱着进了房间。
  玉霖把她放在沙发上,然后又拿了瓶红酒,两个人开始漫不经心的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内心已经失去防线的梓涵,此时已经把玉霖当做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把这些年的委屈、苦恼全部都讲给了他听,有时流泪,有时微笑。而一旁的玉霖只是默默的听着,有时也会安慰几句。
  从大学到恋爱,到结婚生子,说着说着,梓涵的脸庞已经挂满了泪珠。
  玉霖抽了张纸巾递给他,然后顺势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梓涵呆了一下,没有拒绝。玉霖伸过手,又轻轻地拢起了梓涵的发梢,一张嫩白红润挂着泪水的脸庞,此时显得格外动人。玉霖顺势将梓涵搂入了怀中。梓涵没有丝毫反抗,甚至反抗的念头也没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版权所有:瑷霖国际传媒|闽ICP备17017018|

GMT+8, 2018-10-22 16:04 , Processed in 0.110132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